爆热后刚被叫停的ICO,一个有效率“玩脱”的区块链应用

“ICO 对于很多人是个新名字,甚至还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然而,最近已经被当局火线叫停。就在被叫停当天的上午,火箭君还向人解释了ICO,并指出绝大多数国内的ICO有重大风险,千万千万别碰! 考虑到无数人对ICO的好奇,以及这个神奇的东西如何会有效率的“玩脱”。 今天火箭君就来解释一下ICO。 ”

“央行等7部门9月4日下午发布了一份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 这则公告明确表示,近期,国内通过发行代币形式包括ICO进行融资的活动大量涌现, 投机炒作盛行,涉嫌从事非法金融活动,严重扰乱了经济金融秩序。”(搜狐财经)

ICO是什么?

专业的解释 ICO,Initial Coin Offerings 项目发起方,通过出售一种代币(token/coin)进行融资。

代币(token/coin)一般是一种基于区块链的自创新货币,可以用比特币等兑换。

考虑到代币的流通能力,你把它当作一块普通的纪念币(例如:一个圆形的自制纸片)也未尝不可,在没有大范围流通前,代币价值非常有限。

这也是一种代币,在干脆面包装袋里可以发现 有人收藏,也有流通,淘宝居然有售

举个例子 我们要发射火箭去火星,和火星人联谊。

为了集资,我向大家融资,发行一个印有(想象中)火星人头像的纪念币,一个卖2,000元。

共发行1万块纪念币,融资两千万。

不管我怎么吹,和火星人交流对世界贡献大,和火星人做生意能分你点好处(但不保证)。

个人觉得,只有在精神病院,我才可能成功兜售这种纪念币, 如果我敢公开兜售,那我也有可能要进精神病院。

这是ICO的例子,就没人觉得疯狂?

金融人士的理解 这不过是融资方式的一个变种。而且很tricky,希望通过”代币”逃脱应有的审核。

这种方式希望: 不要审计报告,不要批准,不受证券/银行法规约束,甚至不承诺股权。

看着像证券,听着像证券,却是 ICO

IT人士的理解 这是区块链技术的一种应用,运用区块链公平记录出资及交易情况。

在参与者够多的情况下,这种记录不能被撤销不能被伪造,信息被分布式记录在参与者帐本里。

可以参看文末我们以前的文章

国内某些投机者的理解 管它是什么! 听说,买了可以赚20倍,那就买买买。 听说,某个网络红人(就不点名了,懂的人自然懂)也推荐,那就买买买。 听说,周围人都在买,那就买买买。

ICO 想象中的姿势

ICO 作为一种新型的融资方式,从国外小众群体,主要是比特币玩家开始兴起。火箭君也不摘抄历史了,反正其它报道都是百科上抄一遍,我们就直接说点干货。

起初人们发现,利用了区块链技术可以有效率的融资。 在小众爱好者之间,可以形成一种特有的融资方式和文化(代币文化)。 代币文化,和有人热衷于收集干脆面包装袋里面的廉价徽章几乎是一样的。

后来人们发现,区块链天生的“去中心化”记录信息能力可以用来干一点有效率的事情。 例如:记录信用情况,记录合同公证,记录文件存在的证据,记录交易…… 区块链的可能应用相当丰富

于是有人想出个点子,开创一个项目,帮人“公正有效”的记录这些信息。 记录的成本就是这个区块链里形成的新数字货币(代币)。

然后,从群众手中征集第一批代币,启动项目。 如果项目顺利,信息记录越频繁,代币使用就越频繁,代币的价值就会越大,初期代币的投资人就能从中收益。

通俗来说,就是人为给“干脆面里的徽章”找个用途,如果这个用途成立,越做越大,这个徽章就会越来越值 钱,而且容易流通。

然而,听起来很美好。

ICO后来变成的样子

ICO引入国内,已经有效率的“玩脱”了。 “疯狂”两个字已经不足以形容。

项目创始人按理应该出具 “白皮书”(white paper),相当于“募股说明”。 解释募集的代币用于干什么,让投资人分析诸如“干脆面的徽章”到底能不能用于严肃合同的公证费用(难道真的能?)。

国内很多ICO项目,没有白皮书,就靠销售在酒店或咖啡馆的营销大会上口头吹嘘一下,连PPT也懒得做。

配合比特币年初的大涨行情,吹嘘有些代币可以大涨几十倍(其实和比特币关系很小,主要看代币自身的行情)

更神(huang)奇(tang)的是,自然有疯狂的投资者会来接盘。于是在初期,代币真的涨了好几倍。

后面的很多故事基本是“南海泡沫”,“旁氏骗局”的翻版,没人知道这个项目是干什么,只知道买了可以赚钱,于是疯狂再度发酵。

“朝拜”一下旁氏骗局的鼻祖 Charles Ponzi

终于,ICO 在近两天被当局叫停。

最后

区块链应用有那么多创造极高效率的可能性,原本可以带来更公正,交易成本更低的用法。

最后来到一个神奇的地方,通过ICO的方式沦为逃避监管,疯狂敛财的“绝佳”效率工具,并且“玩脱”。

遗憾的是,区块链应用的正面应用发展可能会因这次ICO“玩脱”受到阻碍。 不过相较于更多吃瓜群众受害,这已经是很好的结局了。

“我可以计算天体运行的轨道,却无法计算人性的疯狂” — (据说受了“南海泡沫”刺激的)牛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