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三天,美国就要投票网络中立性法案了,你要不要了解一下?

“互联网服务到底是什么?”

美国在奥巴马时期通过一项法案认为互联网接入的服务和我们的“水”、“电”一样,是一种公共设施。属于公共设施的提供方不可以随意决定消费者获取他们产品的质量。就好比——自来水公司不可以对贫穷的区域只供脏水,而对于富裕地区收取高价的优质水。公共设施服务需要中立的、尽可能无差别的对待所有人。

三天以后,互联网服务是否属于公共服务这个属性就有可能发生变化

什么是互联网中立性?

互联网中立性这个概念有一点抽象,火箭君来给大家打个比方:

假设:通用汽车和全国停车场达成一个协定:全市所有的停车场一半以上的停车位只能停别克品牌的汽车。

在这种情况下,公共停车资源就失去了“中立性”,不管其他品牌的汽车不管设计的如何好,功能如何强大,价格如何便宜,都无法和别克汽车展开竞争。

同样的,对于互联网来说,互联网接入服务商(即ISP,比如中国电信)就是上面这个例子的停车场,而互联网公司和网站等互联网服务的提供者,就是汽车厂商。

在目前的法案保护下,ISP给互联网公司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必须是同质量的,用户在访问腾讯视频和优酷视频的时候,网速是一致的。

互联网中立性的战斗由来已久

互联网中立性概念已经存在十多年 哥伦比亚大学的教授Tim Wu在2004年首次提出互联网中立性。早年很多电信公司都做过控制网速的事。案例一多,就成了行业问题,美国通信委员会在2005年就制定了一个“公开网络”的原则,从消费者的角度规定了互联网的公平操作。并且在2010年制定了一个开放互联网法案,来保护所有互联网信息都能以同样速度在网路上传播。

法律漏洞让Verizon成功当爹 但这并不是故事的结尾,一个电信巨头,Verizon在2011年把美国通信委员会告上了法庭,理由是认为美国通信委员会越权了,没有对自己实施开放互联网法案的权利。

这场官司成了整个行业的一场大战,一直打到2014年初,法院做出裁决,美国通信委员会竟然还输了。怎么回事?因为之前一个案子,将Verizon这类提供上网服务的公司划分为信息服务商,而不是普通的运营商。这么一个看似简单的定义划分问题就大了,美国通信委员会对于信息服务商是没有太多监管权限的。所以Verizon是从合法性,或者说规则上进行了挑战。这个官司Verizon可以说大获全胜,紧接着奈飞平台上的视频内容在Verizon网络上的速度明显变慢。

万人情愿奥巴马,新建立中立性法案 之后十多万人到白宫网站上请愿,奥巴马公开表示支持网络中立性,之后,美国通信委员会表示他们不会上诉,但是他们要重新制定更严格的法案,更重要的是,要重新对于Verizon这类服务商进行分类,把他们列为普通运营商,也就是1934通讯法案界定的第二类,这项政策在2015年实施了。这样一来,暂时保住了美国的网络中立性,而像奈飞等网络公司这两年能有这么大的发展,都要感谢这个新法案的出台。

特朗普希望废除互联网中立性法案 但是事情还没有完,特朗普上台之后,任命了一个新的美国通信委员会的主席,Ajit Pai,上台以后就开始提出要废除这个开放网络法案,这个人是律师出身,曾经的一任东家,就是刚才说到的电信公司Verizon,他的理由是,他认为这个法案妨碍了电信公司对于系统升级进行投资,妨碍了他们的创新。美国通信委员会已经在5月还投票通过,要对现在的法案进行审查,接受公众意见,并在年底(也就是3天后)做出最后的决定。

科技公司,尤其是小型初创科技公司对这样的现状将会陷入集体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