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技术的革命让莱纳德成为了今年MVP的有利争夺者

封面图片右侧的黄衣壮汉,大多数小伙伴应该都是耳熟能详了。而左侧的这个马刺球员叫什么,估计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 他的名字叫科怀·伦纳德。 而他的故事则是今天推文的主题……

2011年,当西部第一名马刺队被西部第八名灰熊队挡在了季后赛的次轮时,人们都认为马刺王朝可能就此终结。和其他29支NBA球队一样,马刺队也在苦苦等待下一个石佛的出现。然而,他们几乎完全没有任何机会:常规赛的高胜率使得他们在选秀中排名非常靠后;一大票廉价的板凳球员和几个没人敢要的老家伙也不可能成为好的交易筹码。

唯一一个例外就是正值当打之年的乔治·希尔。是的,就是那个双能控卫乔治·希尔,那个5年后仍然会被波波维奇调侃一番的乔治·希尔。在很少人知情的情况下,希尔在选秀当夜被马刺直接交易到了步行者队,而换来的是第15顺位的一个新秀。不少专家都对马刺的这一举动进行了批评,拿一个已经证明其价值的球员去赌一个新人,这样做真的好吗?

然而,五年后的今天,马刺已经无可争辩地证明了它的强大。再看那个曾经在西部山联盟苦苦挣扎才能保住场均16分的第15顺位新秀,却已经悄悄地挤进了MVP的争夺中。进入本赛季的下半程以来,伦纳德已经四次获得了最佳real plus-minus,领先于勒布朗·詹姆斯和凯文·杜兰特。他的进步真的快得令人咋舌,以至于在当他在全明星赛出场时,有一半的美国球迷还不知道如何去念他的名字。

但是,伦纳德的成功并不是一次愉快的意外。这源于NBA中对数字技术的革命性应用。

测量技术的数字化革命

测量球员身体数据的传统在NBA由来已经,但这始终不够精确。

比如说,查尔斯·巴克利究竟有多高?在他的整个职业生涯中,他的身高始终被标注为6’6″。但是在他的自传中却提到,他的实际身高只有6’4¾”。另有报道称,凯文·加内特坚持要将他的身高标准为6’11″,这样他就可以避免被委以在禁区内游弋这样的任务。因为在传统NBA理念中,超过7英尺的大个就应该在禁区内活动。因此,他的身高“只能”是6’11″了。

更离奇的则是个人技术统计,所有都无法理解一个球员在主客场的表现可以差那么多!本华·莱士在汽车城的巅峰日子里,总共在底特律贡献了653次封盖,而在客场,这个数字却只有458个。更近一点的例子发生在安东尼·戴维斯身上,在他的第一个全明星赛季中,他可以在主场取得场均3.7个的盖帽,但在客场却只有1.9个。

NBA总裁亚当·席尔瓦当然是无法坐视这些搞笑的数字屡次出现。当两年前他从大卫·斯特恩手里接过NBA的大印时,他便做出了一系列的变革,意在强化NBA的数据测量准确度。在2013-14赛季,联盟与Stats LLC开展了合作,把SportVU球员追踪摄像头带进了每个球场。现在球员的速度、跑动距离以及加速度等一系列数据被分门别类,而那些执着于球员数据的球迷和球队,也可以在赛后进一步查看这些精确的球员数据。这些摄像头甚至可以追踪到潜在的助攻。为了进一步挖掘海量数据的价值,联盟办公室在2014年的夏天,聘请了Jason Rosenfeld成为篮球数据分析总监。在他的带领下,自来年三月起,联盟首次发布了名为“最后两分钟”的官方数据分析报告。

SportVU是什么?

STATS SportVU®系统使用6个悬挂在球场上方的摄像头,实时追踪球场上的10名球员和1个篮球,并以每秒25次的频率进行采样。使用这些追踪得来的数据,STATS可以基于速度、距离、球员的跑动、篮球的运动等信息,建立起一个极为丰富的赛场数据统计系统。

除此之外,2014年席尔瓦更是与了一家名为“P3”的专业运动科学研究机构进行合作,以完善联盟选秀前的球员集合训练。P3的创始人Marcus Elliott教授称,P3不仅能知道你能跳多高,也能知道你是如何落地,更能你在一秒钟内能跳多高多快。而这些数据最终能够汇成一个个模型帮助预测伤病的发生。举例来说,如果一个球员在落地时,他的右脚与左脚相比承受略多的作用力,那就有可能证明其左脚脚踝有一些伤病。甚至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球员在跑动中与对手的一个微小的身体接触,也可能会导致一连串的反应进而导致严重的伤病。这就是人体内的蝴蝶效应。

P3是什么?

P3系统通过3D动作捕捉技术以及测力板压力测试,获取运动员身上数千个运动点的数据。再辅以对比拥有数千名顶级运动员的P3“运动指纹”数据库,便可以给出一个更为深入的运动员生理与表现趋势的报告。

因此,这些技术的运用使得NBA越来越善于找到那些在过往年头里被忽略的球员,并以一种独特的组合方式,优化他们的身体机能。

再看伦纳德

如果哪个运动科学家去测量一下莱纳德的身体数据,他很有可能会觉得是他的仪器出错了。对比他的身高,伦纳德拥有NBA所有球员中最长的臂展,相比同为2米01的大个,他的臂展长了整整12厘米。而他的手比安东尼戴维斯还要长,达到了28.8厘米。更可怕的是,他的手掌宽度达到了29.2厘米,这是所有现役NBA球员中最宽的一双手。

希尔顿是伦纳德在圣地亚哥的体能教练,当他回忆起当年第一次在圣地亚哥州立大学的学生中心看到伦纳德时,他觉得那就是一个名为伦纳德的脑袋黏在了一具阿凡达的身体上。现在有不少马刺球迷称伦纳德为“爪子”。但是“人类阿凡达”在希尔顿看来是最合适他的绰号,“我要求他像一个阿凡达一样,在球场上保持全速移动、高速变向。”

而曾经的一次膝部扭伤也帮助他完成了曾经的愿景。在2012年他的次赛季中,伦纳德因为左膝附近的肌腱炎休战了整整18场比赛。那个赛季后,马刺队把他送到了P3来评估他的股内侧肌。莱纳德说:“这几个小肌肉是用以平衡你的身体的,因此平时没有进行过专门的训练。但在P3,我学到了很多。”

P3的评估报告显示,他的伤病造成了他身体失衡。因此在那个夏天,莱纳德和希尔顿花费了大量的时间来确保肱四头肌即便不能恢复到最强状态,也必须在平衡性和方位性上得到恢复。

的确,P3的计算机系统对运动员而言帮助是巨大的,它能够通过身体感知收集运动员的运动信息,强化那些理想的运动模式。只有随着时间推移,当这些运动模式开始成为运动员的固定习惯时,它才能有所成效。希尔顿说,在追求完美无瑕方面,伦纳德无疑是个好学生,他渴望观察一切,了解一切,分析个人情况,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这也是他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

写在最后

职业体育对于全面收集的运动员各方面数据是不遗余力的,而NBA更是这其中的佼佼者。除去上文中提到的,两个重要的革命性数字系统,NBA球队还引进了许多其他的先进分析工具,比如Second Spectrum等等。

有些人可能会担忧,越来越多高科技的涌入,会不会降低整个竞技体育的观赏性,因为所有的运动员都可能像机器设备一样的精准了。

火箭君倒是有一些不同的看法。数字技术的运用在提高运动员训练效率、避免伤病方面起到了不可磨灭的作用。从而也保证了运动员可以长期处在运动的巅峰状态,提高了整体运动的激烈程度。这对于观众而言,是一种更大的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