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BEHOLD!奥运难民代表队!

“本届奥运会上有一支没有国旗、没有国歌的代表队参赛。这支队伍是由10名拥有职业运动员资格的难民。队伍的官方名字是:the Refugee Olympic Team (ROT)

难民代表队

国际奥委会从超过40名候选人中挑选出10名运动员代表难民参与本次奥运会。这些成员来自于全球最陷入战乱的城市:叙利亚、南苏丹、埃塞俄比亚,刚果(金)

根据联合国统计,2015年有超过6500万人因战争、迫害、暴力等原因流离失所。其中最大的一个群体就是叙利亚战争导致的500万难民。

Yusra的故事

CNN有个小短片采访了Yusra:

这个女孩叫Yusra Mardini,她是本次难民代表队中年纪最小的一个运动员,她和姐姐去年从大马士革逃往欧洲。他们坐的小船在从土耳其开往希腊的途中,坏了……坏了……坏掉了……

Yusra跳到水里,游泳推船,推了3个小时,把小救生艇一路送到了希腊,最后在德国落脚继续游泳生涯…… Yusra和Rami Anis在里约基督像前摆Pose合影

不要了忘给他们加油

颠沛流离的背景也没有阻止他们走到奥林匹克的旗帜下。只要任何一个难民运动员获得奖牌,会场就会升起五环旗!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表示:他将会放弃中立立场,为难民运动员加油!

奥巴马在Twitter上给美国队加油之后,也没忘加上一句:Tonight, the first-ever # TeamRefugees will also stand before the world and prove that you can succeed no matter where you’re from

其他难民运动员

其他的几名运动员也各有各的故事和背景。我们来认识一下吧~

Rami Anis,25岁,叙利亚人,比利时收留,100米蝶泳选手

Rami是叙利亚的一名游泳运动员,20岁的时候Rami被要求在叙利亚参军,为了避免陷入战乱,他和家人前往伊斯坦布尔,随后在2015年前往比利时并继续他的游泳生涯

Popole Misenga(左),24岁,刚果(金)人,巴西收留,柔道选手 Yolande Bukasa Mabika(右),29岁,刚果(金)人,巴西收留,柔道选手

Popole和Yolande都来自刚果,1998年到2003年的刚果内战(也叫做非洲世界大战)爆发,540万人死亡。两名运动员都因为表现优异进入刚果国家队。2013年,里约世界柔道竞标赛举行。当时他们作为国家队成员到达巴西。

Yolande早就做好了打算,一到达巴西就脱队去了当地最大的刚果贫民窟。而Popole还在队里,比赛期间,他的餐券被腐败领队克扣,因为太饿,无法好好比赛,输给了对手。

担心被教练毒打,走投无路的Popole脱队找到了一个天主教公益组织明爱会,一变做搬家工作一边在平民窟训练,最后和Yolande殊途同归,成为了本次难民队的成员

Yonas Kinde,36岁,埃塞俄比亚人,卢森堡收留,马拉松选手

从2013年开始,Yonas就被卢森堡收留保护,他在2015年法兰克福马拉松上跑出了2小时17分钟31秒,获取了里约奥运会的资格,目前在卢森堡体育教育和运动学院接受教育和训练

James Nyang Chiengjiek,28岁,南苏丹人,肯尼亚收留,400米选手

James的父亲是一名战士,1999年在战争中不幸丧生了。2002年为躲避战争和强制征兵,James逃亡到肯尼亚并开始学习和训练

Paul Amotun Lokoro,24岁,南苏丹人,肯尼亚收留,1500米田径选手

他来自南苏丹,一直为家里照顾牲畜。2006年躲避战争来到肯尼亚,成为难民,并在难民营读书并训练中长跑

Rose Nathike Lokonyen,23岁,南苏丹,肯尼亚收留,800米田径选手

Rose和家人2002年从南苏丹逃离到Kakuma难民营,她父母在2008年回到南苏丹而她继续在难民营学习并参加大量的跑步竞赛

Yiech Pur Biel,21岁,南苏丹,肯尼亚收留,800米田径选手

2005年,Pur从南苏丹逃亡到肯尼亚,当时只有9岁的他面临着饿死的风险,Pur的母亲和邻居出去找食物就再也没有回来过。2015年的时候他听说Tegla Loroupe基金在招募运动员后进行了尝试,并且一直训练至今,他形容里约奥运会是“我生命中的伟大的时刻,而且值得把这个故事告诉我的孩子和后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