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直播被游戏公司告侵权败诉,那吃鸡直播也要被游戏公司授权嘛?

因提供《梦幻西游》直播,YY被叛赔网易2000万元 广州知识产权法院上个月对网易诉华多公司(YY)侵害著作权案作出一审判决,判决YY停止通过网络传播《梦幻西游》、《梦幻西游2》的游戏画面,并赔偿网易经济损失2000万元。

法院认为, 诸如涉案电子游戏之大型、多人参与网络游戏,其创作凝聚了开发者的心血,游戏画面作为网络游戏这个“综合体”的组成部分也不例外 如不保护创作者对其作品进行许可传播或不许可传播的排他性权利,不利于对开发者形成权利激励、从而在全社会促进智慧产品的产出,不符合著作权法规定的立法宗旨“鼓励有益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物质文明建设的作品的创作”

这是一个爆炸性的判决,是国内第一个游戏公司因直播游戏起诉直播公司的判决。这对于游戏、直播、电竞行业的利益产生重大影响,悬在直播行业的版权这把剑将随时落下。

游戏画面到底由谁创造?

电子游戏价值创造过程是什么?

通常来说,游戏产生娱乐效果的最大贡献方,是游戏公司。因为程序如何产生游戏画面反馈,以及产生何种程度的画面声音反馈直接决定了玩家得到游戏娱乐的质量优劣。 玩家花钱购买游戏,买下的应该是操作游戏的权利,以及游戏程序对操作产生反馈后的娱乐服务

那么游戏直播的价值创造过程又是如何的?

显然,观众在某种程度上说是通过直播平台消费了游戏画面反馈得到娱乐满足的,且游戏画面的制作离不开游戏公司的付出。这也是游戏公司诉讼游戏直播平台的立足点——“你利用了我产生的价值赚钱,但是没给我交保护费”

关键:直播的游戏画面是一种再创造么?

—《著作权法》第十五条规定,“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的著作权由制片者享有”

游戏公司认为:游戏公司对游戏画面享有著作权,画面被第三方用去赚钱就是侵犯了游戏公司的著作权。

“然鹅”

游戏画面在某种程度上是游戏主播在游戏公司的著作产品上的一种“再创造”。什么意思呢?例如,如果你把《三体》翻译成冰岛语。那么冰岛语的《三体——冰岛语版》其实是基于原著的一种“再创作”。其著作权依然可以属于译者。

直播平台是否侵犯了游戏公司的画面著作权,其实取决于如何衡量“打游戏”这个过程,对于游戏画面的价值创造贡献。

买手网红的例子 一个人,买了衣服,搭配独特,在网上引来众多粉丝,获得收益,难道服装厂能收费吗?显然,穿衣拍照,都是用户的权利。网红购买衣服,已经包含了穿衣拍照。

从商业上看,游戏与游戏直播,是两种效用,对应着两种市场。游戏产品的功能,指用户通过与游戏的互动获得的娱乐。游戏,具有互动性。而游戏直播,没有游戏性、互动性,只有观赏性。这种观赏性源于游戏用户的创造,观看者看的本质是游戏者的操作。每一个画面,都独创性。或者退一步,每一个有直播价值的画面,一定是有独创性的。

你认为,游戏直播平台应当支付给游戏公司一定的版权使用费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