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爆红的漫画《我们是谁?》背后是一个抑郁症患者和她的故事 #几分钟知道一件事

题图中,这个枚红色身体、黄色三角形头发的形象是不是让你似曾相识?是的,这就是最近刷爆朋友圈、六个漫画“我们是谁”的主人公。但在这怪异形象的背后,又隐藏着一个怎样鲜为人知创作故事呢?火箭君就给你8一8……

是谁创造了“我们是谁”?

尽管从各种热搜数据来看,“我们是谁”是从8月16日开始在国内网络中流行开来的。

但是这个人物形象却早在2010年便诞生了,而且作者并不是国内各类暴走漫画的始作俑者,却是位美国人。或许你已经猜到了,这位美国漫画家就是题图中的美女——Allie Brosh。 Hyperbole and a Half 博客 从2009年起Allie Brosh就开始在她的博客Hyperbole and a Half中,尝试使用这种粗狂而简单的线条绘制漫画。可以感受下画风!

而在2010年6月一期博客“This is Why I’ll Never be an Adult”中,Allie Brosh首次使用了这么一个黄色三角形头发、玫红色身体、点状眼睛的人物形象——也就是“我们是谁”中的那个形象!

荣耀与危机

尽管Allie Brosh笔下的人物,怪异却不失幽默,但她的作品却意外走红了网络。PC World的编辑将Hyperbole and a Half列入2011年最有趣的网站目录;同年,Ad Age杂志则将Brosh评为年度最有影响力和创新思想者。博客同名的漫画作品集更是长期霸占于亚马逊漫画书榜单,其中译本是这样描述她的成绩:

全欧美为之动容、1.7亿网友又哭又笑、60万读者疯狂好评的超人气网络暴走冷漫画!长踞亚马逊畅销绘本榜首!

但是扑面而来的荣耀却没能掩盖Allie Brosh内心的煎熬。2014年10月13日Allie Brosh,发出了这么一条推文:“伟大社交媒体的悖论:是像其他人一样将自己表达为一个自大狂,还是在一个没有人注意的小角落慢慢消失?” 这是她最后一天写给粉丝的推文,实际上也是她真实内心的写照。而对于追她漫画许久的人来说,这个退隐的决定并不让人感到吃惊。 早在2013年,她曾在沉寂一年多后,发表了一个广受追捧的新漫画系列Part Two,展现她与抑郁症的对抗故事,这也使得粉丝们了解到了她的真实精神状态,甚至也开始担心在她身上发生某些事情。然而在这之后,却是更长时间的沉默。

Hyperbole and a Half 与抑郁症

虽然Allie Brosh深陷抑郁症的困扰,但她的作品却在更大范围内引起了研究抑郁症的学者的关注。 比如,南弗罗里达大学的心理学家Jonathan Rottenberg这样评价Brosh: (相比较Brosh的漫画)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更好的方法来表达那些深陷忧郁症折磨患者的内心。如果你患有忧郁症,或者你知道某个忧郁症的患者而你恰巧想要了解他的内心,请读一读“Hyperbole and a Half”。

而心理治疗师、心理系学生、Reddit用户“busterbrother”则提到了一个实际案例:当她将Brosh的博客推荐给她一位抑郁症患者时,这名患者意识到这个世界上还有人和他一样面对着同样的困境。介于Brosh博客的神秘力量,busterbrother的导师还讲这漫画纳入了治疗研究的范畴中,她说“我的导师说,这个博客是他所见到过想要让正常人理解抑郁症患者的最好方法。” 当然,这个想法也并不是完全空穴来风。一位马来西亚大学的教授Yan Piaw Chua在他的研究成果中也展示过此类幽默形式可以提升学生的理解能力并促使他们愿意去学习。而这份研究也表明,幽默可以提升幸福感、减少负面抑郁情绪。

Allie还会回来吗

“所有一切”是Hyperbole and a Half中主人公最常用的短语,比如“我要把所有一切吃光”、“我想做所有一切”、“把所有一切都给我”。 从绘画技术层面来看,Brosh的绘画作品根本谈不上任何艺术成就。她以一种互联网易于传播的暴走漫画形式创造了这样一个奇怪的角色:三角形的头发,一坨坨的身体,点状的眼睛。当然,你也别以为绘制这些其貌不扬的角色可以一蹴而就,事实上,Brosh在每幅作品上都得花上几个小时,她得好好调整每一个火柴棒状的手臂,每一张一维的丑脸的位置,以及每个动作。

而在配图文字上,她采用的是纯粹的互联网文化基因,以一种她特有的表达形式创造了那些诡异却容易被引用的短语。Hyperbole and a Half的漫画主题取材于Brosh的童年生活,尽管这些故事初看起来有些离奇或者匪夷所思,但在某种程度上却让人感到平易近人,因为这实实在在可能发生于读者的身上。

但是Brosh 2013年的短暂回归以后的长时间静默,却让她的粉丝不禁产生这样的疑问:她还会回来吗?

事实上,Brosh在过去的几年中也曾几次出现在公众场合。比如2015年7月在油管系列剧Tabletap的出镜,亦或者是在2016年JoCo Cruise上的访谈。尽管某种意义上的社交恐惧情绪,让她放弃在所有社交媒体上的状态更新,但她还在创作。至少她在亚马逊上所出版的新漫画,让火箭君坚定了这样的猜测!

也许就像她在博客中写道的:“我喜欢出门闲逛,但我却不得不有时独自坐在家中……” (I’d love to hang out, but I have to go sit in my house by myself…)

或许当她准备好的时候,她会重新出现在我们面前!